茶酿

十里青山碎作一张张白纸,大雪被揉成灰烬。

榴花说好了不开
偏生红了两瓣,
苦杏说好了不结
奈何低垂硕果压垂了枝干,
我们走着走着就散了,
天色瞧着瞧着就暗了。
课本上的作业写着写着
早做完了,
却还保留着旧习惯,
每一道题的解法工工整整的写在一边,
怕你走着走着又回头忘了数学答案。

评论

热度(2)